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 名扬资讯 -> 扬州广播电视壹周刊

TOP

聋哑青年陈李建:用裱画和世界对话
2016-01-21 15:04:00 来源:名城扬州网 作者:俞晖 【
导读: 字画装裱,作为中国古老的传统技艺,随着书画的兴起而诞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随着工业化社会的到来,传统的手工装裱方式日渐式微。扬州,作为书画装裱的四大传承城市之一,民间依旧保留着这个古老职业的精髓。在裱画师之中,陈李建属于比较年轻的一辈。这个..

    字画装裱,作为中国古老的传统技艺,随着书画的兴起而诞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随着工业化社会的到来,传统的手工装裱方式日渐式微。扬州,作为书画装裱的四大传承城市之一,民间依旧保留着这个古老职业的精髓。在裱画师之中,陈李建属于比较年轻的一辈。这个来自宝应农村的“80后”青年,20多年前因为一场意外而失聪。然而,他却用另外一种语言,打开了一扇与世界对话的窗口。

 

无声的裱画店

    陈李建的裱画店开在扬州东区,一个叫东方丽景的小区门口。在店面林立的小区外,这家小店并不醒目。不过,懂行的人会留意到,“宣和书画装裱”的店名题字苍劲有力,是出自扬州书法名家姜忠明先生之手。宣和,取义于“宣和裱”,是一种比较复杂的装裱形式,始创于宋徽宗宣和年间,一直流传至今。
    透过玻璃门,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将一副书法小心翼翼地贴在墙壁上。这个青年就是陈李建,他所做的这个步骤,在裱画程序中叫做“上墙”。他所裱的这幅作品,是扬州著名书法家霍宝华先生的墨宝:家和万事兴。
    推门而入,清爽的墨香扑面而来。在红色的长台上,有一本老式的信纸,上面写着“您好:您需要什么服务?欢迎您光临本店。”冒号转行空两格,是传统的写信方式,这和陈李建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他的母亲是一位农村小学老师。陈李建竖起拇指和记者打招呼,并递上一张名片,名片上有两个手机号码,第一个号码后备注着“短信”二字,是陈李建的手机号;后一个号码则是陈李建父亲的手机号。
    环顾四周,右边的墙上挂着古意盎然的山水画,别具风格的书法;左边的墙是三合板组成,为了方便装裱上墙之用。三合板上有不少横竖纸张印迹,那是取下“上墙”的书画时留下的。手工裱画的程序非常复杂,分为调浆、托画心、复背、上墙等。画心,即字画在装裱中的雅称。
    裱画用的浆糊,陈李建是自制的。裱画对浆糊的要求很高,市面上销售的浆糊多数都含有糖分和蛋白质,容易引起虫蛀。如何去除浆糊中的这些物质,是裱画师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陈李建先用清水洗面粉,再经过浸泡沉淀,熬成糊,最后挤出糖分,以防虫蛀。
    陈李建裱画时,神情极其专注,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如同一场文化底蕴深厚的表演。他先将把画心反铺在桌面上,喷洒一层清水湿润,再用排笔在画心背面刷上浆水,铺上宣纸。为了让画心与宣纸贴合,陈李建慢慢地用排笔将中间的小缝隙捋平,避免字画氧化变形。随后,他将捋平的画心与宣纸“上墙”,等它自然干,这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而整个手工装裱过程大概要一周时间。
 

与字画一起重生

    陈李建是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装裱师黄建群的得意门生。黄建群说,陈李建是该校走出来的第一个创业者。在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里,每年学习装裱的孩子只有五六个人,都是黄建群精挑细选出来的,“裱画不仅要求孩子耐心、细心,还要有一定的文化功底。”
    陈李建自幼就特别聪明,一直就读于普通学校,上课全部靠看,下课后母亲再对他补充辅导。初一时,有一天陈李建气呼呼地回到家,表示不愿再去学校。他在纸上写下“老师讲的内容我看不懂,同学们嘲笑我!”看到这一行字,陈李建的父亲李桂金眼眶红了。他拍拍儿子的头,安慰他。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陈李建如同一个自闭的孩子,不愿见到任何人。李桂金耐心地开导他,父子俩每天在本子上写字交流,三年来的本子几乎等身。他和妻子为陈李建提供三个选择:继续读书、学习一门手艺或者外出打工。陈李建选择了读书,夫妻俩喜极而泣。在宝应特殊学校学习三年之后,陈李建考上了扬州特殊学校。
    然而,进入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之后,陈李建再次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他生气地发短信给父亲,觉得学习裱画看不到未来。李桂金急忙赶来学校,找到黄建群老师,请他与自己一起去开导儿子。黄建群被这个朴实的农民感动了,找到陈李建,用手语告诉他,“你是聪明的孩子,学习能力很强。这几年来,大众爱好书画艺术的不断升温,让书画装裱也变得非常平民化,这个行业有前景。”黄建群教了陈李建三年,毕业后,又带陈李建在自己的工作室学习三年,按月发工资给他。期间,陈李建裱过不少扬州书画名家的作品,“比如徐正标、朱洪林、何业栋、袁立中、张军等书法家的作品。”黄建群说,如今的陈李建已经满师。
   “除了不会说话,他很多地方都比我强。”李桂金看着儿子麻溜地使用电脑,耐心赋予字画一种新的生命,诠释着“三分画,七分裱”的真谛,满心欢喜。他一直坚持,只要儿子生在这个社会上,就不能放弃他。李桂金与妻子一生节俭,存下一些积蓄。年前,老实巴交的李桂金凭着他一生的好信用,向亲朋好友借来了40多万元,加上自身的积蓄,为陈李建开了这家裱画店。
    一天,他和陈李建用纸笔聊天,陈李建写下一行字,“你们借的钱,不要你们还,我来还。”看到这行字,李桂金眼泪掉了下来,儿子有出息了。那天,他和儿子聊了十多页纸。平时,他们每次聊天大约是三四页纸。每每说起这件事,李桂金都很开心。李桂金只要有空就从宝应来看儿子,他告诉记者,“无论以后如何,儿子才开始创业,这时候我想扶着他向前走。”

 

古老技艺的传承

    刚开业一个月,陈李建平均每天接到一个订单,这些订单多是黄建群老师的朋友,以及一些附近居民。每当有订单,他都会熬夜赶制。李桂金说,有一段时间,儿子接连三天熬夜到凌晨两点多。
    陈李建经常整夜睡不着觉,想着如何将这条创业路走顺畅,也买了不少与裱画相关的书籍来研读。他知道,创业的根本是创新。他开通了一个网络渠道,也扩宽了自己的业务范围,除了传统手工书画装裱,还承接旧画揭裱与修复,字画销售,定制画框等业务。
    不过,无论如何创新,陈李建不愿改变的是传统的手工装裱方式,虽然速度慢。时下流行一种快速装裱形式,裱画机。省去了制作浆糊的工艺,从传统的费时几日缩至几个小时。将书画作品上加上一层白纸,放入裱画机中压制平整即可。可是,无论是装裱时对书画本身施加的力道、热度,还是装裱过程中使用的黏合剂,对书画来说都是一种伤害,而且作品裱好之后不能再揭开。对于这种只是留下工业记忆方式,陈李建打心底抵触。他认为,只有传统的手工装裱,才是对于书画最好的保护。虽然手工裱画耗时较长,但花费的时间让画作更显得弥足珍贵。陈李建裱画时,神情极其专注,那是他发自内心喜爱的自然表现。裱画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这一套流程,和陈李建的创业过程很像。
    在陈李建的世界里,语言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不一定由声带发出。裱画,这种流传两千多年的古老艺术语言,在这个工业化的社会中,单纯地打造着“中国制造”的品牌,震耳发聩。

记者/俞晖
Tags:
】【打印繁体】【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江苏声屏扬州广播电视报社领取新..

直播扬州

近期活动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