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 名城扬州网 -> 扬州榜 -> 应运而生

TOP

“应运而生”系列 | 顾风:运河申遗,刻骨铭心
2019-10-11 11:45:00 来源: 作者:高笑天 俞晖 沈晓敏 李紫薇 【
导读: 扬州与运河同生共长。 扬州也是大运河申遗牵头城市。作为“运河长子”,扬州担起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项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八年申遗,至此取得了圆满的结果。那一刻..

 

扬州与运河同生共长。

 
扬州也是大运河申遗牵头城市。作为“运河长子”,扬州担起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项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八年申遗,至此取得了圆满的结果。那一刻,在遥远的多哈,(原)大运河申遗办主任顾风泣不成声。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走过的是一条怎样艰辛的申遗之路。
 


今年是运河申遗成功五周年,“应运而生”专题专访顾风老师。回顾这段经历,他用“刻骨铭心”来形容。
 

1

退堂鼓遇上了激将法

 

2005年12月,后来被称为“运河三老”的郑孝夑、罗哲文、朱炳仁三位专家,联名致信沿运河18座城市的市长,呼吁共同为运河申遗出力,拉开了运河申遗的帷幕。当时的扬州,也已有意做运河申遗方面的工作。
 

图片来自网络


2006年两会,58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关于大运河申遗的提案。会后,58位政协委员从北京出发,一路沿运河南下考察,抵达杭州。扬州是其中重要的一站,委员们对扬州运河的评价也很高。
 
在杭州,召开了运河沿线城市相关工作的会议,会议要求各市市长参加,结果18个城市中,只有两座城市的市长参会,其中一座就是扬州。扬州不仅市长参会,而且精心准备了PPT。这是扬州第一次在运河城市的集体中表态,宣传自己。
 


会后,市长动员我来做相关工作,我当时打起了退堂鼓。因为2005年,我刚完成了双博馆建设的工作,由于劳累,患上了糖尿病,而且我当时也已经五十多岁了。我对市长说,我虽然是搞历史和文物的,和运河有关系,但运河本身是一个综合学科,申遗本身也是专门的学问,我们对这些都不懂,国际化程度也不够,再加上身体也不好,希望有年富力强的同志来做。

 
市长说了很多关于运河,关于运河与扬州,以及运河申遗的意义,最后甚至说,如果不是因为行政工作,自己会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运河申遗的工作中。这等于是激将法了。我们这代人,内心里还是有责任和担当的,听了这样的话,心里不那么好受,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摄影:尹细根

经过精心、务实的准备,扬州成了大运河申遗牵头城市,2007年9月,在东门广场搞了一个揭牌仪式。时任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文物保护司顾育才司长等领导都出席了。牌子还是我监制的,用的是一块出土的汉代楠木,上面的字是我集了唐代欧阳询的字: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公室。一块小小的牌子,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一个非常大的文化工程,就这样启动了。
 

擂起战鼓,奋不顾身

 

具体的工作,难度超乎想像。一是谁也没做过这个工作,需要从头学起。二是需要组建团队,要招人、调人、借人,还要找办公地点。三是还要完成国家文物局布置的工作。当时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市里布置了另一个申遗项目,同时进行,工作量几乎翻番。
 


后来固定下来,每年在扬州召开大运河申遗的相关会议,“诸侯会盟”,我们做组织工作、服务工作,并接受国家文物局的委派,去沿线城市督查相关工作,此外还有其他的国际会议在扬州召开。同时,作为牵头城市,我们还要做好表率,工作量非常大。
 


幸好我们团队里面,大家都有一种情怀,要把这个工作做好。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团队也得到了锻炼。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虽然工作多年,但也没有遇到过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何况还是在生病的状态下。有时候到沿线城市去督查,突然血糖波动,在路上走着走着人就要瘫倒,赶紧让身边的人买东西给我吃。有时候说话,说着说着突然断片,前面讲了什么,接下来要讲什么,完全不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本来有病,再加上压力特别大所致。但既然承担下运河申遗的这份责任,这时候不能考虑自己,只能奋不顾身了。
 


去多哈之前,心情是有些忐忑的,我跟他们说,关云长也不总是过五关斩六将,我们也要做好两手准备,大不了今年不成,明年再来。后来随着会议的进行,我们心里渐渐地越来越有底,我们的大运河项目与其他一些项目比起来,质量很高。但是国际会议,不光是非常冗长,而且会程还老是变化。比如原定今天开会讨论我们的项目,但会程一变,调整到了明天,我们还得去改签机票,不光是麻烦,心里也很着急。
 


第二天开会时,大运河是第二个项目,进行得很顺利。我事先与国内的媒体约好,结果出来后做连接报导。我走到会场外,在大厅角落里的一张小椅子上与国内媒体连线报导,几年的酸甜苦辣一下子涌上心头,泣不成声。
 
几年奋不顾身的努力,终于有了满意的结果,这是我们城市的幸运,是我们团队的幸运,也是我个人的幸运。

 

后申遗时代,为运河敲好边鼓

 

大运河申遗,对我个人来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也是一个职务行为。现在申遗成功已有五年,我也退休了,那么我还关注不关注大运河呢?当然关注。关注她的保护,关注她的管理,关注运河文化带的建设。“身在江湖,心存魏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情怀,作为文化人,让我不关心,是做不到的。但是我也认识到,一代人做一代事,过去申遗的时候,你是主力军,那就要做好主力军,现在角色发生变化,变成敲边鼓,那就要注意分寸,把边鼓敲好。

 


现在,我的工作室还是在运河边,经常在运河边工作。我曾经说过运河的四种价值,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和情感价值。其中的情感价值就是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到熟悉的河边,看到它的样子,闻到它的气味,立刻让我们回想起许多儿时的记忆,触景生情。

 


作为一座运河城市,很多人都是在运河边长大,在这里淘米洗菜,在这里玩耍,在水中划船,运河融入了日常的生活。与同是世界文化遗产的长城相比,长城在崇山峻岭之间蜿蜒万里,带有男性的刚毅色彩,像一个父亲,是严肃的。而运河就像母亲,她很温柔,总是柔声细语。小孩子会怕父亲,但会跟母亲撒娇,闹脾气。这都说明运河太平常了。但是这个平常里,又有许多不平常,她与我们的生活关系如此密切,她哺育了这座城市,哺育了历朝历代两岸的人民。某种意义上说,运河申遗,就是要让人们重新认识这位母亲,认识她的价值。

部分图片来源影像扬州,请作者联系索酬

 

Tags:
上一篇“应运而生”系列 | 这里是瓜洲,.. 下一篇“应运而生”系列 | 古埠繁华全依..

直播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