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 名城扬州网 -> 壹周看 -> 原创

TOP

扬州人回不去的过年记忆,留在了市中心30公里外
2019-01-24 16:41:24 来源:壹周看 作者:鱼子 【
导读: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的腊月,有股咸香。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咸咸的年味,在城市中渐渐淡去。

随着一代人年事渐高
有些味道渐行渐远
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的腊月,有股咸香。
这股混合着腌制食物与风干食物的特殊味道,是我们未曾留心去掌握的传统手艺。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咸咸的年味,在城市中渐渐淡去。
距离市中心约30公里的地方,是马集镇的金营村。
这个地方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的仪征,有冲积平原、丘陵岗地与大量水域。在这里,还保留着最原始的味道,那种从咸味中透出来的香气。
大约从5年前开始,金营村有了一个农场,名叫“耕耘时光”。
大片大片的果树林,一方又一方的水塘,黑色的猪,在地里随意跑着的鸡鸭以及高傲的鹅……
农场的主人把在城市里无处安放的童年记忆,都留在了这里。
走过一段长长的路,沿途会看到种着青菜与胡萝卜的农田,以及冬天里随心所欲的植物。
路的那一头,养着一群又一群的鸡。
这群毛茸茸的小鸡,每天专心致志地在林子里觅食,或者在树上窜来窜去,迈着脚丫子在泥巴地里奔跑。
67岁的吴长征在这里喂着鸡鸭鹅,耕耘着时光里的味道。
她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咧着嘴很不好意思地笑,“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写,可能就是万里长征的长征吧。”说着她从缸里舀了一些水出来,“这些鸡平时都自己在这里找食吃。”
散养的家禽,会有更长的生长期与更加健康的体魄。
这周围有不少大大小小的河。鸭子与鹅会自己埋头在河里找食吃。吴长征还是担心它们,清晨天刚亮的时候,就端着玉米粒去喂它们。
鹅有时候很执拗,不肯过来,她就拿着长长的竹竿,去吆喝它们。
进入腊月的时候,这里的年味开始浓郁起来,不紧不慢地散发出旧时光的味道。
吴长征和农场里的刘秀英他们几个人,选择农场里散养了一年以上的鸡鸭鹅,开始制作咸鸡、咸鸭以及咸鹅。
小时候家里杀鹅杀鸡的时候,许多女孩子喜欢选一根最粗的鹅毛,将鹅毛上的管子剪下来,顶端剪成三段,缝制在铁圈上,插上漂亮的鸡毛制作成毽子,可以和村里的小伙伴们踢一个下午。
说到制作咸货,今年63岁的刘秀英说,手艺来自她的母亲,“要过三次卤,才拿到院子去晾晒。”
刘秀英做事的时候一脸严谨的表情,她均匀地抹好盐,让食盐渗入到各个部位。
经过日晒风吹,这些鸡鸭鹅成为被时间二次制造出来的食物,影响着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的日常饮食。
因为金营村离南京并不远,经常会有南京人开车来到这里,“来过一次,欢喜,就又来了。”
刘秀英说,眼看就要过年了,除了扬州本地人,经常有人外地人来农场,“虽然本地我们免费送货上门,但他们说匣子(孩子)放假了,带到我们这里来玩玩。”
腌制的食物,经过时间的发酵,岁月越久,味道越浓。
院子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幼年时家里的味道。外墙上一排排的咸肉、咸排、咸猪头以及手工制作的香肠,连接起断了几十年的旧时光。
小时候,摘一把家里田头的青菜,将自家腌制的咸肉切成丁,配上家里种的米,做一锅咸肉菜饭,咸鲜的味道,能够捧着碗蹲在墙角吃三大碗。
家里临时来了客人,下酒菜就挂在墙上。切一截猪耳朵煮来下酒,能够和客人喝到他媳妇来揪着他耳朵喊他回去。
到了春天,妈妈会在墙上割一块咸肉,与春笋一起煮汤,从咸鲜浓厚的汤里夹出一块清香脆嫩的笋,是最适合春暖花开时的美味。
这样的生活,是现在城里人向往的生活,也是进入城里生活的农村人再也回不去的生活。
有人说过,世界上最难吃的食物,就是忘了放盐的食物。事实上,盐不仅能为食物提鲜,还是保存食物最为通行的方法,人类的历史都是在嗅着盐的味道前行。
现在虽然可以找到新鲜的食材,但是本地人难以割舍腌制食物的特殊风味。
看着满院子的腌制食物,吴长征看似无意的语气中有小小的骄傲,“猪都是我们养的。黑猪肉,我们还做成了香肠。”
将黑猪肉塞入肠衣,挤走多余的空气,进行小段分扎,在太阳下晒干,这些都是技术活儿。
吴长征他们这代人,都有份情谊在咸货上,所有的制作依然沿用传统的全手工。
“香肠的样子不鲜亮,因为没加硝。但好吃啊。”吴长征只能用最朴素的语言重复表达食物的美味,“好吃。”
蒸一段香肠搁在饭头,一碗饭很快就吃光了。好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
腊月还剩下最后十来天,农场里今年的咸货,已经卖掉了大半。他们说,咸货卖完,就回去过年啦。
白天,他们去田间挖地,施羊肥,晒冻,为明年开春做准备。
这里的土地没有使用过农药和化肥,所生产的食材在餐桌上愈加珍贵。
耕耘时光的院子里,停着一辆拖拉机,可能是将满满的旧时光拖来这里,小心安置。
Tags:
】【打印繁体】【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匪夷所思!扬州这家知名连锁美发.. 下一篇萃园桥菜场搬迁半年后,他们还在..

直播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