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 名城扬州网 -> 扬州榜 -> 应运而生

TOP

“应运而生”系列 | 扬州,一直在倾听你的声音
2019-12-15 17:56:00 来源:扬州榜 作者:高笑天 俞晖 沈晓敏 李紫薇 【
导读:运河孕育了扬州戏曲的重要地位,扬州又反哺着顺水而来的文化,时至今日,依旧流淌传奇。

扬州,地处中国长江与运河交汇处。在开筑铁路之前,是东南入京的必经之处,这也使扬州成为了当时国内的CBD。

 

 

 

 

扬州拥有得天独厚的交通位置,历史上的扬州是国内最大的食盐集散地。

 

作为国内当时的CBD,深受皇帝的喜爱,几代皇帝们多次沿运河来到扬州。

 

 

因此,当时的扬州,不但拥有便捷的交通设施、丰富的商业资源,也拥有配套的旅游资源,是当时非常知名的文化娱乐交流中心,把丰富的南北戏曲汇聚于一城。

 

康熙时期,孔尚任多次在扬州;乾嘉年间,蒋心余、吴锡麒等人也作曲于扬州,这对扬州的昆曲起到了提倡的作用。

 

 

因为扬州盐业的发达,盐商云集。

 

康乾盛世,富甲天下的扬州,盐商最风雅的休闲方式就是看戏。

 

盐商徐尚志从苏州请来了十几位昆曲界的领军人物,在扬州成立了第一支昆曲班子,起名老徐班。很快,老徐班就成为了当时的头部大号。

 

 

那时的扬州盐商,好胜心极强,纷纷觉得自己才是这个领域的KOL。于是在老徐班之后,诞生了大洪班、德音班以及春台班等,行内又分为内江班与外江班。

 

 

 

 

由于盐商们卖力地打CALL,扬州成为戏曲最丰富的最活跃的地方。在清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昆曲都是官方戏曲的主要戏种。

 

 

扬州本地的优伶始终是这一群里的主力,他们掌握了当时多种剧种声腔。

 

不同的戏曲,分为“花部”和“雅部”。

 

“雅部”主要指昆曲,“花部”意为花杂不纯,泛指花部之外的一切地方戏。

 

 

乾隆从1751年开始,曾先后六次下江南巡视,扬州是他每次必到之处。

 

下江南时,扬州盐商为了迎驾,“例蓄花雅两部以备大戏……”各地戏班也就带着各种声腔汇集在扬州,造成花雅两部对峙争胜的局面,这也是第一次“花雅之争”。

 

 

 

 

几十年后,四大徽班从扬州出发进京,成为京剧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事情要从乾隆过80岁生日说起。扬州城影响较大的徽班戏班“三庆班”,在扬州盐商江鹤亭组织之下,从京杭大运河顺河而上,进行祝寿演出。

 

 

“三庆班”初次进京,在豪强林立的京城,他们成为一匹黑马,脱颖而出。领衔主演的高朗亭当时刚刚16岁,就在京城的圈子里刷屏了。

 

演出盛况传回徽州、扬州之后,其他徽班坐不住了,纷纷赴京,在不知不觉之中开始孕育我国一个伟大的剧种:京剧。

 

 

 

 

 

再说回扬州的昆曲。扬州人对昆曲情深,有特殊的缘起。扬州有一个地名,叫苏唱街,名字很有故事。

 

 

在扬州唱昆曲的人越来越多,人多口音就杂了,但业内认为以苏州口音唱昆曲最为正宗。所以,慢慢地那条昆曲艺人聚居的小巷子就成了苏唱街。

 

苏唱街内设有“老郎堂”,堂内供奉祖师爷“老郎”,老郎是唐明皇的化身“戏神”。“老郎堂”隔壁设有“梨园局”,各地戏班到扬州演出,照例先拜“老郎”,然后到“梨园局”登记,才能在扬州进行商业演出。

 

 

现在,我们对苏唱街的认识,可能是1913年,交通银行在扬州创办分行,最初就是在苏唱街;

 

1927年,扬州浴室创始人袁炳元,花了10多万银元,采购美国、澳大利亚进口装饰材料,建造了这家浴室;

 

 

1942年,赵月秋在苏唱街创办了中国照相馆;

 

1949年,扬州新旅社在苏唱街19号开业;

 

上世纪50年代,苏唱街办起了青年补习班,先后改为民办第四中学、长江中学、扬州市第八中学,最后并入扬州市第五中学。

 

 

苏唱街的名字一直留到了今天,但在咸丰间,因为战乱,戏馆即已经消失了踪迹。 

 

 

 

 

经典不会随着时间而湮灭。2001年,昆曲被世界教科文组织评为“人类非口头世界文化遗产”。

 

汤显祖的《牡丹亭》,在几百年后,以青春的模样,再回扬州。

 

 

2017年,白先勇来扬州,接受接受名城扬州网会客厅栏目专访时,谈起昆曲,他期望青春版《牡丹亭》能在千年古城扬州演出。

 

 

几经辗转,2019年5月5日,今年春天的最后一个夜晚,苏州昆剧院受报网传媒之邀来扬,为大家呈现上青春版《牡丹亭》的精华本。

 

 

青春版《牡丹亭》重回第二故乡,重温了昔日苏唱街的繁华。

 

苏州昆剧院副院长、中国戏曲梅花奖得主俞玖林先生与省戏剧红梅奖得主翁育贤女士登台,俞玖林饰演的柳梦梅那一声“姐姐”,直戳人心。原来比我们总挂在嘴边的“小姐姐”,早了这么多年。

 

 

运河孕育了扬州戏曲的重要地位,扬州又反哺着顺水而来的文化,时至今日,依旧流淌传奇。

 

摄影/欢颜 勇哥 高笑天 鱼子

 

[参考资料]

[1] 李斗《扬州画舫录》

[2] 耿鉴庭《扬州昆曲丛谈》  

[3] 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扬州运河世界遗产》

 

 

Tags:昆曲 青春版《牡丹亭》 苏唱街
上一篇“应运而生”系列 | 这道菜从河上.. 下一篇“应运而生”系列 | 扬州,讲不完..

直播扬州